GEEP将资源环境纳入经济生态指标,以重塑GDP

作者:admin  •  分类: 网赚门户

GEEP:用生态指标重塑GDP

GEEP是“经济和生态生产”的缩写。

资料图:江西70兆瓦“渔光互补”光伏电站气势恢宏。 中新社记者 王剑 摄 数据图:江西70兆瓦“渔光互补”光伏电站雄伟壮观。中国新闻社记者王健摄影 王金南说,从理论上讲,GEEP会计制度能更好地反映该地区的可持续发展。

“它可以作为参考和指导的技术指南,并作为地方政府绩效评估的参考指标。”

最近,生态与环境部环境规划研究所宣布了绿色GDP核算版3.0《中国经济生态生产总值核算研究报告2015》。

该报告提出了一个概念,即GEEP,即“经济和生态生产的总价值”。项目负责人,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研究所院长王金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GEEP正在扣除人类经济生产活动产生的生态环境成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加上自然生态系统提供的生态福祉。

以2015年为例,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72.3万亿元,生态破坏成本为0.63万亿元,污染损失成本为2万亿元,生态系统生态调整服务为53.1万亿元。 GEEP为122.78万亿元。

根据报告中公布的数据,GEEP会计系统有利于生态区域大,生态功能突出的省份。因此,GEEP全国排名的变化幅度大于GDP排名。北京,上海,天津,河北,河南等省的GEEP排名低于GDP排名10以上,而内蒙古,黑龙江,云南,青海和西藏的排名上升超过10个百分点。

王金南说,从理论上讲,GEEP会计制度能更好地反映该地区的可持续发展。 “它可以作为参考和指导的技术指南,并作为地方政府绩效评估的参考指标。”

1.0版本:曾被要求不公布核算结果

反映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的资源和环境因素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04年3月,原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就启动了对各地区和42个行业的环境污染,物理控制成本和环境退化成本进行会计分析的项目。

2006年9月7日,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前两个部门首次发布了中国第一个《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2004》。当时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表示,这种会计结果不完整,但足以让我们估计现实。环境危机正日益制约经济发展。

当时,国家环保总局和统计局表示将进一步扩大会计范围,完善会计方法,逐步形成中国环境经济核算报告制度。北京,天津,重庆,河北,辽宁,安徽,浙江,四川,广东和海南等省的十个省(市)也开始了绿色GDP核算的试点研究。

2006年底,参加试点的10个省市的试点研究工作全部通过了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的验收,但只有两个省市公布了会计结果,部分试点省市也已向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提交。统计局正式致函要求该省的会计结果未公布。

资料图:祖孙俩在塞罕坝机械林场内玩耍。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 数据图:祖孙和两人在塞罕坝机械林场打过球。中国新闻社记者杨克佳摄影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该州尚未公布绿色GDP的会计研究结果。

王金南认为,当时对绿色GDP核算的研究是一个新问题,在方法论,数据质量控制和数据可比性方面存在诸多问题。在这个层面上,它不是一个成熟的东西,从研究到系统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政府部门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也不一致,包括技术和制度层面的差异,有时还有话语权问题。此外,“地方政府不太喜欢这件事。一些地方的GDP(增长)原本约为9%,但根据绿色GDP标准,GDP增长率已经下降了很多,对当地的政治成就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排名的起落

2015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强调,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自然资源资产离境审计,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和问责制等主要制度应作为突破深化生态文明制度改革。

不久之后,环境保护部宣布将重启绿色GDP研究,即绿色GDP 2.0版本。

与版本1.0相比,版本2.0的最大区别在于,除了计算生态环境退化的成本外,还实施生态环境效益核算(GEP),即提高生态效益和环境质量效益。生态系统每年为人类提供。对于所有会计,前者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生态系统产品供应服务,生态调节服务和文化服务。简而言之,1.0版本在GDP数据中做“减法”,而2.0版则增加了GDP的“增加”。

根据2.0版本的结果,GEP的前五大省份是内蒙古,黑龙江,西藏,四川和广东,而海南,北京,上海,天津和宁夏则在最后。

生态与环境部环境规划研究所会计研究中心副主任马国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2.0版本的研究中,绿色GDP和GEP是两个独立的会计系统。为了进一步统一,研究小组提出了版本3.0,GEEP综合会计框架系统,在GDP的基础上进行加减计算,使生态系统与经济的关系更加科学,全面地反映出来。

王金南说:“版本1.0反映了金山银山,版本2.0反映了绿色山脉和绿色山丘。3.0版是金山银山加绿水青山。”

根据3.0版的计算,2015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72.3万亿元,扣除生态破坏成本0.63万亿元,污染损失成本2万亿元,绿色GDP为69.67万亿,加上生态系统生态。服务规定为53.1万亿元,最终GEEP为122.78万亿。

具体而言,在各省,GEEP会计系统对生态区域较大,生态功能突出的省份具有优势,反之亦然。

广东是最特别的一个。 2015年,GDP排名第一,达到7281亿元。 GEEP也以9.3907万亿元排名第一。四川和贵州的GDP和GEEP排名分别没有变化,分别排在第6和第25位。

许多其他省份的排名经历了起伏。例如,北京从GDP排名的第13位下降到GEEP的第24位,上海的GDP从第12位下降到第22位。天津,河北和河南也从第19,第7和第5个GDP排名下降到第28,17和14个GEEP排名。

内蒙古从GDP排名中的第16位上升到GEEP的第2位。黑龙江从GDP排名第21位上升到GEEP第4位。云南,青海和西藏也从第23,30和31个GDP排名上升到GEEP的第11,19和10位。

盐田试点:将GEP纳入考核

2015年,在重启绿色GDP研究的那一年,绿色GDP 2.0试点项目在安徽,海南,四川,云南,深圳,昆明,六安等七个地区开展。在所有试点地区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特别是在GEP勘探研究中。

资料图:塞罕坝林场 数据图:赛罕坝林场

当时,深圳市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研究所所长,深圳中大环保科??技创新工程中心有限公司现任总工程师叶有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事实上,深圳已经开始探索如何量化GDP中的生态。资源的消耗。在了解了GEP的概念后,深圳市盐田区提出了“城市GEP”的概念,以及自然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价值,以及城市规划,城市建设和城市管理和其他方法,以维护和提高人类居住生态环境所创造的生态价值。

因此,深圳市作为绿色GDP2.0会计试点,根据1.0版和GEP两个会计系统进行试点会计。在盐田区,区域内的GEP单独核算,环境保护部的算法在当地发生变化。

盐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副局长徐杰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认为GEP会计实际上是“有价值”的城市生态功能,如蓝天碧海,青山绿水,公园绿太空,河流和湖泊,以及沿海水域。生态资源标有“价格标签”,建立了生态资源“书”。同时根据生态环境计算和量化GDP和GEP。

在这个过程中,首先要做的是计算生态材料产品和生态服务的功能数量,然后对生态产品和服务进行定价,计算每个产品的经济价值和服务的生态价值,最后,区域。所有生态产品和服务的总价值汇总在一起,以获得该地区的GEP生态产品和服务的总价值。

在环境保护部地方会计制度建立后,盐田区进一步尝试将GEP纳入规划,决策和最终评估体系??。

根据徐杰中的说法,在《盐田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和《盐田区生态文明建设中长期规划(2013-2020)》中,反映了GEP的内容。例如,在后者中,已经提出了具体的GEP发展目标。到2020年,预期值为1125亿元。

盐田区还将GEP作为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的前提。换句话说,在项目建立之前,有必要检查项目是否能够带来GDP和GEP的双倍增长。

对于政府部门来说,更为直接的影响是,环境保护部的具体指标和工作内容被纳入盐田区生态文明建设和单位绩效评估的评估中。目前,共有45个单位接受检查,覆盖所有党政机关,区单位和街道办事处,并有专门的评审委员会审查。在审查表中,每个单位的年度生态文明评估任务和城市GEP措施的实施占得分的70%。

以盐田区发展改革局的GEP目标为例,2015年,区发展改革局在维护和改善大气环境方面实现价值51.21亿元,实现价值1.08亿元。在节能减排方面。总金额52.29亿元。因此,区发改局要求在2016年完成GEP相关指标,总值不低于52.85亿元。

该指标分解为加强港口节能减排,大力推进新能源客车纯电动化,推进LNG拖车改造,生态文明理念融入盐田区发展规划等任务。

徐杰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盐田区的GEP会计制度已在惠州和河北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复制。

几个月前,深圳市还召开了市委常委,并提议在市区(新区)的盐田区推广GEP会计制度。

事实上,GEP可以被各个地方所接受,它与生态效益会计是分不开的,即在GDP的基础上增加。部分试行以抵抗绿色GDP 1.0的公共价值的算法是基于GDP进行减法。

今天,新发布的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研究所的GEEP会计方法既有加法又有减法,但对于很多省份来说,排名的降低是一种非常直观的影响。

叶有华认为,将这一最新的会计制度纳入政府的评估体系是完全可能和必要的。

“这种会计制度不完善无关紧要。没有应用或实践就不可能完善。会计方法在国内外都很普遍。问题在于如何合理化管理,需要反映当地的发展在第一年,技术指南的发布可能会引起争议,它将在未来几年成熟并逐渐成熟。“

生态与环境部环境规划研究所院长王金南表示,从理论上讲,GEEP会计系统能够更好地反映该地区的可持续发展。但是,从研究的角度来看,这种会计制度还远未建立起严谨的会计制度。 “但它可以作为参考和指导的技术指南,可以作为地方政府绩效评估的参考指标。” p>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天

《中国新闻周刊》第32期,2018年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Tagged: 微赚客

浏览 (3)  •  2019-04-14  •